县委书记竟是泄密者

作者: 时间:2008-06-13 点击数:

按规定,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涉及的对重要侦控对象的查控、堵截措施和有关材料,正在侦查的重要专案及敌情线索查证情况应属绝密级秘密事项。而县委书记周永忠却把秘密传了出去——

  • 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2001年的元旦刚刚过去,枝头上的残雪还未消尽,空气中已有了些许春天的气息。一缕略带寒意的阳光正照在县委书记周永忠办公桌上摊开的文件上。这是一份绝密级的文件。从会议室回来后,周永忠就一直望着它,沉思良久,没注意烟灰都掉在了上面。他轻轻地将烟灰拂掉,心想:“李德明也该来了吧。”

一阵敲门声。秘书告诉周永忠:李局长来了。

县公安局局长李德明今天上午是来列席关于维持社会稳定工作的县委常委会的,并被通知会议结束后到周书记的办公室去一趟,他不敢怠慢,与熟人寒暄几句后,便来到周永忠的办公室。

周永忠拿起桌上的秘密文件递给了李德明:“先看看这个吧。”

《关于印发〈省XX专项斗争首批重点地区、重点县(市、区)和挂牌督办案件〉的通知》。在通知中,李德明找到了出自本县的一个犯罪团伙案:“以‘一心贸易发展公司’总经理李一心兄弟为首的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有较雄厚的经济实力,据初步掌握,该团伙共有成员30余人,涉嫌杀人、伤害、私藏枪支弹药等多种犯罪,长期霸占交通营运线路。但因该团伙头目李一心幕后策划,取证困难,在多次严打整治中漏网。”

“去年9月,市局就来摸过底。10月,还电话通知我们重点侦查李一心,我们根据市局要求进行了秘密调查,看来这次是要来真的了。”李德明抬眼望着周永忠。

“是啊!这次是真格的。”

“您没在刚才的会上提这事啊?”

周永忠接过李德明递回的文件,说:“上面有要求,这次的打击行动部署只有你我两个知道。这样吧,你回去准备一个行动方案,过几天咱俩研究研究。”

转眼十几天过去了,1月31日上午,参加完县委会议后,李德明再次来到了周永忠办公室。

“我先给您汇报一下打击李一心团伙的准备情况。”

周永忠认真地听着。

······

“以上行动计划,我打算安排副局长罗毅组织力量完成。请您酌定。”

  • “巧”借他人嘴泄密

与李德明研究完行动部署已是中午。带着即将行动的喜悦,公安局长匆匆离去了,留下周永忠一人再次陷入深思。

几十年的宦海沉浮让他行事十分缜密,但这次的事让他颇感为难。“万一李一心被捉,牵涉的人会不会太多了······”

呛人的烟草味弥漫了房间,周永忠用力摁灭了香烟。今天血压又有点高了,也许该把李清模请来。犹豫片刻,周永忠拨通了电话:“老李啊,今天我的身体又有点不舒服,你再来我这儿帮我量量血压吧。”

很快,县人民医院院长李清模就来到周永忠的办公室。医院院长为县委书记量血压,早已成为两人交流的一种方式。开始时,周永忠什么也没说,李清模也没问,但他知道周书记一定有话要说。

血压计的水银柱努力向上走着,周永忠轻轻地握起了拳头,问道:“你和李一心是不是亲戚?”

“我和李一心不是亲戚,只是平时玩得比较熟。李一心的姐夫认我父亲为干爹。”

“你和李一心有没有关系?”

“我和李一心没有什么关系,但我在中医院时,中医院买了李一心的10亩地。”

“李一心搞他的私营经济好得很,却还搞那些歪门邪道,把汽车站的人砍伤,把王县长的丈夫也砍伤了,这下闯下大祸了,公安机关要对他采取行动了。”

李清模的心动了一下,眼却仍然盯着迅速下落的水银柱。停了几秒后,他说:“您的血压是有点高了,要多注意休息啊。”

周永忠没有回答李清模的话,仿佛自言自语道:“如果和李一心有什么事,要注意点了。”

“吴家东、王红亦(县工商局长)都是兄弟们,是否给他们打个招呼,他们和李一心关系很深。”李清模试探地问。

“我晓得。”

  • 首犯连夜潜逃

离开周永忠的办公室后,李清模回到了医院办公室。周书记的话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上。李一心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啊,兄弟们上上下下跟他有扯不清的关系,拨起萝卜带出泥,怎么办?李清模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思前想后,终于,他打开电话本,找到了李一心的手机号码。

下午5点多,李一心开车来到了人民医院门口。他很想知道李院长有什么“重要事情相告”。对他来说,会有什么大事呢?这个县城就是他的“天堂”,有大哥们罩着,任他如何“折腾”都无妨,几次“打击”他不都平安至今。

看到李清模匆匆地迎面而来,李一心走下车来。李院长却一脸紧张,赶忙示意他回到车里。随后李清模也坐到了车上,定了定神后,直截了当地说:“公安要对你采取行动了。”

“你怎么知道的?”

“周书记亲口告诉我的,这次可是真格的。”

李一心没有说话,他还没有完全明白“真格的”是什么意思。

“现在,你应该立即想办法摆平此事或出去躲一躲。”李清模劝道。

看着李院长严肃的表情,李一心明白这次不比往常,而且是周书记亲口所言,怎会有假。匆匆道别后,李一心开车赶回了家。三十六计走为上,当天晚上,在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其兄李一贤后,李一心逃离了县城。

当晚7点多,如坐针毡的李清模忍不住又给周永忠打去了电话:“周书记,要不要我把李一心的事告诉一下吴家东、王红亦,要他们注意一点。”

在征得周永忠的同意后,李清模当晚8点多把周永忠讲的话又分别告诉了吴家东、王红亦,并对他们说:如果与李一心有关系,赶紧想办法摆平。

  • 泄密,罪责难逃

李一心跑了!李一贤跑了!其团伙成员10多人跑了!

一次严格保密行动的结果,却是公安干警们扑了个空。而此时的李清模们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自以为逃过一劫的他们,暗自庆幸有人及时向他们通风报信。

事发后,公安部、省公安厅命令在全国通辑李一心及团伙成员。公安机关为抓捕李一心及其团伙成员,派出20多个追逃组,到了14个省、市、自治区,50多个城市,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2001年7月18日将李一贤抓捕归案,直到10月5日,才将李一心抓捕归案,其时,李一心已外逃长达9个多月。

是谁泄露了行动部署?一定要彻查到底。在省委的直接领导下,市委成立了由市委书记负总责,两名副书记直接负责的专案领导小组,市纪委、市公检法协同作战,全力侦办此案。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及李氏兄弟的落网交待,泄密者很快浮出了水面。

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周永忠在任县委书记期间,不但对李一心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打击不力,对一批党员干部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查处不利,更严重的是,在专项斗争中,知法犯法,泄露绝密级国家秘密事项,给案件侦破造成了极大困难,国法难容。

周永忠的问题,被移交省纪委审查处理。

-------------------摘自吉安保密网

中共华中科技大学委员会保密委员会办公室©版权所有2007

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1037号 电话:(027)8779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