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取《高乃依》——湖北省美术联考素描科目试题泄密

作者: 时间:2008-06-13 点击数:

  • 举报

2002年3月9—10日是湖北省普通高校美术专业联考的日子,全省共有1万3千多名考生报名参加考试。和往年一样,考前的几天,是各种培训班泛滥的时间。考生们希望在这段时间临阵再磨一下枪,得到高人的指点,于是在领考老师的带领下纷纷进驻省城,遍访“高人”。一些人便利用考生的这种心理,非法开办各种美术培训班,赚取钱财。24岁的武汉理工大学环艺专业四年级学生程明就与别人合伙开办了一个培训班——武汉理工大学美术高考培训中心,招收了200余名学生。3月7日,程明忽然拿着一叠《高乃依》照片,声称这就是今年美术素描科目试题,向培训中心学生兜售。当晚9时左右,几名考生向《楚天都市报》编辑举报了此事。

《楚天都市报》记者随即与举报考生联系查证,为取得证据,在记者授意下,15名考生购买了《高乃依》照片。3月8日,《楚天都市报》以《特刊稿(内参)》的形式向省委领导、省委宣传部报送了题为《武汉理工大学美术高考培训中心有人兜售美术联考试题,8日下午试题可能泄露》的内部报道稿。省委领导批示省教育厅:迅速查清情况,采取措施,保持稳定。省教育厅一边向公安部门报案,同时派员连夜核查武汉理工大学美术高考培训中心的情况与案件有关人员的情况,一边连夜通知各考点,检查联考工作的各个环节,加强考场管理,严肃考风考纪。

3月9日上午开考后发现,当时考试的素描科目试题确已泄露,下午将要开考的色彩考试试题也出现泄露,考试主管部门随即更换了下午考试的内容。

  • 破案

根据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指示,省公安厅及武汉市公安局紧密配合,紧急行动,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班,迅速开展侦破工作。到3月9日晚,案情基本查明,犯罪嫌疑人程明、陈武桥、严静、温佐宏被抓归案。通过对带队老师进行调查,获取了严静、陈武桥、程明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的证据,查清了经带队老师扩散,在考试前获取了试题照片的学生的情况。

  • 堕落

现年25岁的严静原是湖北省艺术科技专修学院的一名美术教师,眼见得校内外各种培训班红红火火,大把的钞票进账与自己的工资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心动了。经过一阵犹豫之后,他决定辞职自己开培训班赚大钱。26岁的陈武桥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受聘于湖北省艺术科技专修学院任教,经不住昔日同事严静的劝说,决定加盟培训班(非法办学机构)。

2002年2月,严、陈二人针对今年普通高校美术专业联考开设了美术联考培训班,招收学生120多人。为提高自己所办培训班学生的考试成绩,2月底,二人四处打听联考试题。经过多方“努力”,陈武桥了解到,今年全省美术联考素描科目的试题正由某校办工厂制作。3月4日,陈、严二人找到严静的朋友、该校办工厂合同制工人温佐宏,要求提供考试雕塑样本的照片,并许以温1000元报酬。第二天,严静将装有胶卷的照相机提供给了温。温佐宏明知该厂正在大量制作的《高乃依》塑像为今年全省美术联考试题,仍对该塑像从5个角度进行了拍摄,并交给了严静。严、陈二人拿到底片后,冲洗照片160份,通过两人开办的培训班学生的各地领考老师,卖给了学生,获利1100余元。3月7日,开办武汉理工大学美术高考培训中心的程明得知老乡陈武桥有联考试题,便以1500元的价格买了3张《高乃依》照片,翻印了200张,卖给170余名考生,获利1000元。

  • 教训

2002年湖北省普通高校美术联考所用素描石膏像由省教育考试院校按照“惯例”委托湖北美术学院教师吴某命题并联系制作厂家,吴某选定的就是某校办工厂。这里,考试的组织者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只委托命题,未进行保密管理;二是多次委托同一人命题,造成明显的泄密隐患。虽然考试组织者对命题人员提过保密要求,但并未采取实质性的保密管理措施。

还有一个必须提及的问题是,命题人员连续三年在同一个工厂制作试题(按照规定,在同一工厂制作试题,不得连续超过两年),全厂工人都知道正在大量制作的《高乃依》石膏像就是今年美术联考试题,并且该厂在制作试题期间并不封闭,工人可以外出,甚至外人可以进入,与该厂有业务往来的人员就知道该厂在制作试题,可见试题《高乃依》并无秘密可言。如此看来,除了几名犯罪分子目无法纪,胆大妄为之外,美术联考试题泄密几乎是必然的。

这次美术联考素描科目考试前获取试题照片的学生涉及13所中学的288名考生,其中15名考生是在向报社举报后,在记者安排下为掌握证据而被动购买的。除这15名考生外,另273名考生素描科目的成绩被宣布作废,他们的大学梦亦随即破碎。

他们应该从这起泄密事件中吸取教训,但更应该吸取教训的,恐怕还是考试的组织者。

--------------摘自吉安保密网

中共华中科技大学委员会保密委员会办公室©版权所有2007

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1037号 电话:(027)87790050